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lying Chinaman

Towards new targets

 
 
 

日志

 
 
关于我

你看这个博客还是会被吸人品,不过感谢大家被我吸了这么多年人品,我用完就还。 下面是自我介绍:本人相貌英俊身材高大出身名门有气质有修养靠谱体贴温柔多才多艺善良勇敢勤劳细心以及,没有自知之明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不朽的阿Q精神  

2013-04-18 22:29: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被小朋友欺负
哭着回去找妈妈
妈妈会说,没事情的, 凡事都有因果报应
这些孩子从小欺负人,长大了会不合群进了社会混不好的
会交朋友的人才有前途

我一方面认可我妈妈对于交朋友的好处的幼教
另一方面,因果报应这种说法成就了我的阿Q精神

打篮球打不过别人,我会想这个人成绩肯定没我好,打球打的比我好成绩比我的人,我会想肯定打游戏打的没我好
总之我总会用这种方法自我安慰

出国以后见了世面,一度毁了的三观
我发现存在许多许多比我帅比我高比我有钱比我性格好而且教育程度比我高妞比我漂亮比我刻苦总之什么都比我好的人
这个发现几乎要灭绝了我的阿Q精神

结果阿Q精神在我脑海里产生了生存意识,开始进化
我开始想:这个世界上肯定也存在着什么都不如我的人
就这样,差点灭绝的阿Q精神又存活了下来

接着就是不知不觉的发现随便上个什么国内网站就会莫名其妙的点进什么美女相册里
什么足球宝贝篮球宝贝这个网红人那个博客红人

一堆长的一个样子的女人画着一样的妆站在镜头前要不就是扭要不就是露要不就是两样都来
我起初还是色眯眯的看,看到后来发现这些女人全部都是一个样子
然后开始烦
到现在我开始嫉妒了,我嫉妒她们的生存能力
我认为做为一个靠脸蛋即可吃饭的”美女“,日子过的定然不简单,但是在这个媒体发达的社会,她们似乎只用一个模式就可以生存下来,而且足够美的话,可以过的很好
”美女“是现在这个残酷世界里最容易生存下来的人类
所谓红颜薄命这一说不太适用于现在的社会,现在的社会红颜长命百岁,只是红颜的处女膜容易挂
也许会有女人出来反驳,大概不会说出来因为没几个人敢于说自己是美女
但是在心中对我的说法表示不屑
我知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做哪一行都很难
我说的确实比较概括了···

尤其是美没有一个绝对的定义,但是美一定是困难的
现在化妆和整容技术在国内停留在一个比较平均的水平线上,大家审美又比较单一
种族多样性又少,以至于美女都一个样子,都是一个样子的美女就算不上美的出众了
因此做美女最难的地方也就是自己其实没有自己想象的美
毕竟人自己的ego和理想往往超越了实际。

确实我最近几年认识了许多很漂亮但是很有其它方面才华的人,她们都不是靠脸蛋吃饭的
但是我依然嫉妒她们有一个我没有的人生选项
我如果想要房子要孩子要自己去挣
倘若说要是能嫁富婆就好了,会被骂没出息

因此我嫉妒美女嫉妒的有理
最重要的是

美女这个物种的存在,也伤害到了我的阿Q精神
我觉得她们长的漂亮什么都不会,除了嫁有钱人什么都不行
嫁了有钱人以后,没有爱情,老公等老婆生了孩子没了姿色出去乱搞,女的青春不再只好默默带孩子
后悔当初不该,我总觉得那些靠脸蛋吃饭的“美女“都只能得到这样的肥皂剧下场

事实上,发现很多真正的美女之所以漂亮都是几代好基因积累下来的
此外还加上有钱家庭的呵护
很多这些美女都是名校毕业,才貌双全家境又好
品味高地位高,结果确实找了有钱人嫁了
但是这叫门当户对,然后这样的一对就异常幸福美满,似乎什么都不缺,然后整天就在呵护下一代并且享受生活

这种人不仅这一代比你强下一代还比你强

理性在说
这个世界不是公平的
以至于我开始怀疑
因果大概也是扯淡的, 当初欺负我的人也许现在也是好朋友一堆过着快活的日子
所谓因果和对不公平现实的不满

只是弱者在吐槽罢了
······


也许许多人也在吐槽我吧····
***阿Q精神再次复活***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