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lying Chinaman

Towards new targets

 
 
 

日志

 
 
关于我

你看这个博客还是会被吸人品,不过感谢大家被我吸了这么多年人品,我用完就还。 下面是自我介绍:本人相貌英俊身材高大出身名门有气质有修养靠谱体贴温柔多才多艺善良勇敢勤劳细心以及,没有自知之明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都是生活逼的  

2010-02-17 16:06:49|  分类: 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我除了做冰激凌,给老师的儿子教中文,准备考试,打万智牌外
我丰富的生活里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给我的房东研究如何将他的房子改造成学生宿舍
我以前认为他很有钱,因为他有这么一块地,整个政府都给他把街名改成他的姓了
现在发现,这个只是山之一毛
他拥有许多的Commercial Property,也就是像Office和工厂厂房一样的地方
这些地方房东要交税,但是他告诉我,税不是问题,他20年前买的房子已经翻了20多倍了
当年10万不到全包的房子,6层楼,5年内可以到将近8M,10年可以到10个M,也就是变1000万,
20多年翻了100倍,比股票靠谱。
更重要的是,现在墨尔本也准备学习英国和美国一些大城市,以后车辆进城必须收税,车会更少,他的地当初都是买的靠电车站的地方,将来会很好租。
他一边收房租来交税,一边等着房屋升值,这就是他做的事情,简单轻松赚大钱,在资本主义国家,你积累了初期资本,可以进行投资,就会利滚利。当初你的钱怎么来的,我房东的意大利家族当初是干什么的?
现在谁知道呢?

资本家也都是人,人有很多种,有些人大家都喜欢,我们叫他好人,反之则是恶人,Ian,也就是我的房东,他是个好人,但是他老是抓着我开玩笑,所以我称他为贱人。他是个资本家,但是他帮我找些工作,平时也很帮忙,他自己穿的破破烂烂,在楼下修车。

他的一个女儿是上了Dance with the Stars节目的著名舞蹈家,一个大美女,就是那种你看了会不敢跟她说话的那种,绝对是Bling Bling站在哪里一摘下墨镜就有人驻足的。
他的小儿子是哲学和法律系双学位,墨大毕业,喜欢抽大麻,光着脚穿着宽松的大裤子,头上是Dreadlocks,乍一看是个超级英俊版的白人鲍勃马力,这些人都很好。至少对我很好,我在国内认为有钱人定然人品差,这些人我看来都是有钱的好人。

但是我并没有看到资本家不好的一面。

回到主题
今天我本来是和他一起看下如何改造我住的地方附近的一个老马厩,把他改成一个学生公寓的,后来忽然他明白了我的要求,于是他说,他有一个地方我一定会喜欢,那里可以让我来manage,我马上就毕业了,需要工作,他告诉我,如果那里我搞的好,一个月给我1万刀薪水。当然,我知道,这只是个说法,但是我当然义不容辞的要去。

插播一下历史,为什么我会帮房东manage房产。

许久前,房东有个房子要租,需要8个房客,中介死活找不来人,于是我说,你要多少钱?
他给我一个价,1个月后,我不仅找来了8个房客,而且那些房客都签了1年约并且给现金,于是房东把房屋中介裁了。他说,我其实还有给位置,就在你住的地方附近,我需要你的advice
我去过那个房子,我说,我可以做两件事情:
1.你给我减房租,我给你manage你的房产,但是你take risk
2.你按我的要求改装那个房子,我租那个地方,我take risk,但是我来管那里
不过,我对你很诚实,我认为你这个地方租2000给一个画家亏了,你租给5个学生的话,一个月可以收大概5000
于是他说,过几天你来我找你谈谈

接着上面的故事
于是几个小时前,我坐他的车,来到了位于North Melbourne的一个他的房产群,中间的,一个楼。
这个位置并不是很好,我指,对于学生公寓来讲,这个地方走到墨大,RMIT的距离基本相同,大概20分钟,走到Victoria Market大概5分钟,走到City也大概20分钟,有一辆自行车,这里就是个宝地,环境很安静,周围没什么人。

这个房子有个地下室,本是个车库,大概15-20个平方,1楼有男女厕所和浴室,以及一个巨大的open space
大概50-60个平方,然后2楼有个厨房,一个教室一个office,大概也是50-60个平方,3楼4楼也一样,很漂亮。
而且因为房东有钱,这里可以任意modify,完全变成学生公寓。

本来我只是参观下,结果发现里面住着人
顶楼两层住这个大画家,他是2手房客,他是从这个楼的住户那里租来的地方,我的房东和他不认识。
而楼的租客,则是一个又瘦又高的老头子,他是个退休的老教师,教摄影的,他和他儿子本来在这里开了一个学校。但是他们做砸了,现在他们住在这里,学生寥寥无几。合约到了,他们暂时没处可去,而且快破产了,付不起房租,所以Ian没有收他们房租,让他们帮忙manage自己的房产,这几个人都认识Ian几十年了。
现在,很可能我会取代他们,搬到那里去,然后开始给Ian负责找房客,经营他的房产,那么这个老头子和他的儿子,忽然下就会没有房子住,也没了工作,因该直接的说,他们会直接成为你经常在Melbourne Central那里看到的流浪汉。

从Ian的角度,他自己已经亏了很多了,政府在收税,他也要赚钱,那些人是10几年20几年的朋友,那个老头子的孩子10岁不到就认识Ian了,现在已经30多岁了,走到这一步,他们没房子,孩子也没结婚,做的好的时候他们的摄影学校还曾经拿了些奖杯,赚了很多钱,但是现在,他们什么都没了,靠Ian的施舍生活。

而对于我来讲,取代这些人,把这些人赶到街上,我找到了一份工作。
实际上,对于一个从中国爬出来混的小混混来讲,其实这样的经历并非是很美好的,社会的残酷早有听说,但只是个共识,或许听朋友说过,或许朋友的朋友遇到过,电视上演过,书里写过,但是几个小时前,我面对着一对低头哈腰的一老一少,看着他们眼中的恐惧,我上车和Ian在回去的路上讨论了他们将来的遭遇,这才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面对这样人吃人的社会。
他们会自杀吗?或者他们将来干什么?
我在想这个事情,Ian告诉我,别想那么多了,社会的脸面一直是如此,只是你的爸爸妈妈捂着你眼睛太久了。

他说,我知道,像我这样的人看起来很残忍,但是我也是被逼的。
我说,我知道你是好人,我知道,只是事情好像本来不该如此
Ian说,目前连上帝也没解决这个世界的这些问题
他又重复说,我也是被逼的,他们是10几年的好友了,但是他们2个月内就会流落街头,我或许会找个中介取代他们,或者我打算把那里变成学生住的地方,我会让你取代他们。

回到家后,久久不能平静,我一直很自豪自己的能力,我到哪里都能交到大量的朋友,扩展自己的网络, 社交圈,然后靠着朋友混出点名堂,我并没有做到谦虚,我并没有做到很真诚的待人,我也没有完全不瞧不起每个人,我有很多事情做不好,不过我快乐的过着日子,打零工也比别人赚的多,住的比别人好,也有个好女友,这些东西并非是掉到我头上的,大家现在都在愁将来,我却有许多路可以走,并且还在帮女友做着打算。

这些能力,也不是生出来就有的,会这些本事,要懂事,所谓懂事,就是要知道这个世界做人做事的规律。
现在回国的人,高不成低不就,找工作吧,给的少了不行,自己花了那么多钱留学,动辄100万,回去一辈子都赚不回来就亏大了,找到好工作了,做不好压力也大,同样,找配偶也是这样。
而留这里呢,钱是多了,但是辛苦了很多。
我回帖说,不管将来如何,日子都会很操蛋,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送孩子出国,家人多少是倾家荡产了,也算是人职已尽了,我妈妈说,你以后就是大人了,出去以后只有自己照顾自己了,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操心了。
小事情到找房子,交Bills,搞学习,难点的如扩展国人的交际圈,社交,娱乐,爱情,事业,渗透到西方人的圈子里,移民啊之类的事情,现在都自己在忙
更难的是让自己的亲人,配偶过的开心,不操心,调整好自己的心态,面对一切逼娘之非悦还要坚持住,还有如同今天,要知道良心和饭碗哪个更重要,要永远理性看待一切,但是要永远感性的对待女人。(我对待傻逼女人还是很理性,因为我不喜欢傻逼,她们之所以傻逼是因为她们把感性和理性搞混了,好吧,我大男子主义点,有些傻逼女的不会用脑子思考:-O)

为什么会这样?这些担子为什么到我们身上来了?
生活为什么逼着我们这么做?

因为我们长大了,父母们把担子一扔,把你送出国,让你和别的孩子竞争,成长,于是你就这样成人了,其实生活本来如此,父母一直在捂着我们的眼睛。
我很感激我只有一个母亲,她只捂住了我一只眼睛,所以我能更早看到这一切,所以我能在电话里告诉她,你放心,你儿子没问题的,这点事情我都干不成,那我还是您儿子吗?除了我长的丑我没办法外,其它事情我都能解决,而且长的丑我还能photoshop········

现在说不想长大晚了点,很后悔当初没足够享受童年,写完博客,依然有做不完的事情扑面而来,而且正好我脸又大。
于是,我想起来,两年了,在澳洲的日子很短暂,仿佛昨天
许多画面浮现出来
Andrien在一群澳洲Blonde的前拥后抱时,对着安静的喝着酒的我说,If only I don't have a girl friend, C'est la vie my friend, this is when you use that saying.
我的经济学老师在我来的第一堂课上说,Economists are always wrong, but they kept saying things according to the theories they made, and they become professors in the school like myself, you students are like a bunch of innocent baby eager to learn the information we offer as it is the milk from your mom's breast, and because we are the only provider and you don't have the right to choose but to take what we gave you, so we are like your mom, or at least part of your mom that produce milk. We are so powerful that we can give whatever we want and you are going to accept it even it is something wrong.
于是他给我们看了一个正在吃母乳的孩子,然后他告诉我们
this is monopoly
我想,生活也是个垄断资本家,生活里有什么,你真的能选择,还是生活选择了你?
你在困惑的时候,生活仍在继续,大概这就是生活吧
今天生活决定给我看到的,是它残酷的一面
我其实并没有办法选择
或许我有,但是我被逼无奈,只好选择接受






  评论这张
 
阅读(4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